绿证认购陷入停滞 成交率仅为0.12%_能谱网

“支持绿色能源,争做认购先锋!截至目前已有1738名认购者,共认购27185个绿证!”——打开中国绿色电力证书认购交易平台网站,在一幅幅风场和光伏电站宣传图片下方,有这样一行专门采用高亮字体显示的统计数据。与不断滚动的宣传照片不同,在记者接连6天的查看中,这组实时反映认购交易情况的数据却一直没有变化过。

全国绿色电力证书自愿认购交易去年7月1日正式启动,现在一年过去了。然而,据绿证认购平台9月6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核发风电和光伏绿证累计超过2315万张,实际成交量却只有29749张,仅占核发量的约0.13%。前期一些企业与个人源于对环保的情怀性支持,纷纷购买绿证,而这之后,绿证的成交开始变得清淡,甚至出现了“停滞”的迹象。

平台统计显示,目前我国核发风电和光伏绿证累计超过2180万张,27185张的实际成交量仅占核发量的约0.12%。面对记者关于“绿证成交量为何偏少”的提问,有行业专家给出了“何止是少,根本就是没有成交量”的回复,并称“配套强制政策到现在都还没有,所以不想再评论此事了,没法儿说”。

从自愿行动的性质来看,这本不足为奇。但是,从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需要持续动力的视角,这种停滞并不是符合全社会的利益。我们需要在维持“自愿”的基本含义基础上,探讨一些行为经济学方面的“助推”,来扩大这一市场的规模与有效性。

作为“完善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和创新发展机制的重大举措”,由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推出的绿证交易制度被定义为“有利于促进清洁能源高效利用和降低国家财政资金的直接补贴强度,对凝聚社会共识、推动能源转型具有积极意义”。主管部门也明确鼓励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和个人自愿认购绿证。

自愿行为不能被“胁迫”

那么曾被寄予“支持绿色能源发展”厚望的绿证,为何会陷入“少人问津”的境地?绿证得不到市场“认可”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低迷的表现能否改观?

过去,我国政府出台的很多政策,名为自愿,实际上带着“胁迫”性质。典型的就是2015年出台的《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用不改造的市场份额去补改造的,谁不参与谁倒霉;以及东北的所谓“调峰辅助服务”,不参与深度调峰就出钱。这种通过“讲个优点,就从大伙锅里额外舀饭吃”,构成了胁迫的一种。如果市场流动性充分,最终的结果肯定是大家都参与,政策也就成了一刀切的强制性政策。

绿证于去年7月启动自愿认购之时,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北京鉴衡认证中心有限公司、北京国能日新系统控制技术有限公司等都是首批完成绿证认购的“先锋”。

绿证认购陷入停滞 成交率仅为0.12%_能谱网。另外一种则是默认消费者买单,属于一种鼓励式胁迫。比如2017年《国家能源局关于公布首批“互联网+”智慧能源示范项目的通知》属于这类。要“给予国家有关能源灵活价格政策,优先使用国家能源规划所确定的各省火电装机容量、可再生能源配额、碳交易配额、可再生能源补贴等指标额度”。就是不知道,这些项目,包含超越私人利益的公共利益成分有多少,为何要破坏统一电力市场,进而消费者买单?

“最初公司很想支持和推动绿证的交易,所以非常积极。”参与首批交易的某新能源企业相关负责人张某告诉记者,彼时公司一次性投入约200万人民币认购了一批绿证,“当时我们想抛砖引玉,让市场火起来。但作为一家企业,我们不可能一直‘抛砖’,免得到最后把手里的‘玉’也抛出去了。”

电力作为一种对消费者均一性很强的商品,区别于汽车、服装日杂等消费品。人们会因为额外喜欢某个品牌支付产品溢价,也可能因为“求酷“购买类似油车配置但是价格高一倍的特斯拉。但是在用电这个问题上,似乎“风电比火电高冷”的说法很难说得通。

“而且就‘增强企业影响力、提升品牌社会形象’而言,我们目前并没有明显的体会。”张某表示,“虽然公司斥资购买了绿证,但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并没有感觉到与以前或者和其他没有购买绿证的公司有什么不同。”

通过给绿电划成分,割裂电力统一市场运行,是严重违反市场化改革价值观的,这条路也不是方向。绿证不能走以上的老路,它只能通过额外于电力的其他方式去刺激助推其需求。

据一位接近绿证交易平台运营方知情人士透露,在目前阶段,购买绿证只能证明消费了绿色电力,并没有实质性的奖励。企业认购绿证多是用于自我宣传。

潜在的几种助推绿证自愿认购方式

北京鉴衡认证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在今年2月初购买的28张绿证就是为了举办会议时宣传“绿色”形象:“购买绿证可以覆盖会议的电力消费,打造绿色会议。认购时,在同等价格下优先考虑公司的合作伙伴。”

行为经济学理论在非主流经济学家、芝加哥大学教授塞勒获得诺贝尔奖之后受到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关注。这一理论总结了作为感性的人类个体的种种非理性。这方面的典型例子包括:人们对于同样获得与损失的感受不对称;更加关注公平,而不仅仅是个人绝对获得;信息不完全容易产生认知与选择偏见;迷恋小概率。

企业、机构可作宣传之用,个人购买者又是出于何种考虑?某燃气电厂职工告诉记者:“通过单位领导推荐才知道有绿证。虽然领导没有硬性要求我们去买,但很多人都买了,我也买了2张。算是一种个人荣誉,没有实质性作用。”另一位以个人名义购买了多张绿证的人士则告诉记者:“我就在去年绿证启动会的现场,所以就买了几张。之前听说使用绿色电力对个人会有一些优惠政策,还是很期待的。”

绿证认购陷入停滞 成交率仅为0.12%_能谱网。如何利用这种非理性实现良好的目的,就是助推。基于这种理论,要更大力度的推销自愿型绿证,可能潜在的方式包括:

价格是国际平均水平10倍以上

让购买者获得更大的心理满足感。例如在证书的基础上增加其他的识别环节,如区块链数据库的记录、大型活动的公开授予仪式等、每半年的定期追踪等。让绿证变成统一价格。“光伏成本比风电高,所以其绿证价格就贵”这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统一市场才能消除消费者在“贵了心疼”、“便宜了无法炫耀”之间的徘徊心理。允许在远期自愿绿证参与强制绿证市场的可能性。比如在10年后,允许自愿绿证,通过一定的方式与比例转化,参与强制市场,使其具有额外的“收藏”价值,并促进流动性。将绿证与某种性质的彩票抽奖相结合。奖池通过前期的绿证收入提取百分比设计。绿证要允许无限次数的转让。只要完成登记更新并在绿证的有效期内。助推用户多次购买。默认首次购买之后自动延续三到五年。

“绿证核发数量多,而购买绿证的需求量并没有那么高,供过于求。”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购买绿证在1000个以上的企业只有5家,而且多与环保行业有关,“绿证在能源圈外的知名度并不高”。

据记者了解,其实一些大型跨国公司一度对国内的绿证交易怀有热情。“比如苹果公司是有购买绿证传统的,在很多国家都买,但是他们觉得中国的绿证太贵了。”知情人指出,国内的绿证价格是国际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国内推出绿证最主要的目的是替代补贴。但在国际通行做法中,特别是在自愿认购阶段,卖绿证不影响拿补贴,绿证只是额外的支持。在中国完全不是这样。”

另一方面,对于国内企业而言,使用绿色电力的意识尚处萌芽阶段。“国内企业可能还不太适应。去年有排行榜总结了世界500强企业采购绿证的数量,像英特尔、苹果、亚马逊等企业都排在很靠前的位置。国内的阿里巴巴、百度等同类企业名次都相对靠后。中国企业好像并不在意这样的排名,与国外企业相比,两者根本不在同一频道上。”

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秘书长彭澎指出,目前企业认购绿证大部分还是源于对环保的情怀性支持,更多是为了体现一种态度。“类似于摩拜这样的企业,更加贴近普通消费者,可能购买的意愿更加强烈。而电网和传统煤电企业对于这样的支出则很慎重。”

“相关的管理机构和平台应该多做宣传和推介,在这方面企业能做的很有限。”张某说。但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让绿证在能源行业内外都保持一定的热度也是目前推广的难点之一。因为很多政策还在调整中,价格体系也可能有一定的改变。所以,现在不是做宣传的好时机。”

“强制”交易细则争议颇多

采访中,有观点将认购少的原因指向了“自愿”,并指出根本解决办法在于实施“强制”交易。

按照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去年2月发布的《关于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将根据市场认购情况,自2018年起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今年3月23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及考核办法》,其中也已明确写明,各省级电网公司制定经营区域完成配额的实施方案,指导市场主体优先开展可再生能源电力交易,在市场机制无法保障可再生能源电力充分利用时,按照各省级人民政府批准的配额实施方案进行强制摊销。

2018年即将过半,但据上述知情人透露,配额和绿证强制约束交易何时能够启动尚无定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