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品牌酒店另类解读“石头记”

图片 2

图片 1

问:如何解读戚寥生的《石头记》序?

欧洲品牌酒店另类解读“石头记”

图片 2

鬼才设计师丁晓斌先生精品酒店新作

戚蓼生:生于1741年,逝于1792年。字念功,号晓堂、晓塘。浙江湖州府德清县人。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举人。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戚蓼生究竟何时得到《石头记》抄本以及何时作序,因文献无征,众说纷纭。戚蓼生留居京城的时间大致在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至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之间,这段时间极有可能得到《石头记》抄本。也可能得自家乡亲友。因戚蓼生作序没有系年,因而无法确知作序的具体时间。红学家俞平伯说:“戚蓼生序……向来不大受人称引,却在过去谈论《红楼梦》的文章中,实写得很好。”并认为“这些看法,虽不免有唯心的色彩,还是比较通达的……符合本书的真实情况”。

《红楼梦》,一部千古奇书,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

戚序高度概括了《红楼梦》的艺术特点、写作手法及阅读理解方法,高屋建瓴,观点独到,对正确理解《红楼梦》具有启发作用。一、戚蓼生认识到了《红楼梦》一笔两意、一喉二歌的写作手法,这跟本书开篇作者自云将真事隐去,而用假语村言敷衍表面故事,及批语提示的写作手法完全相符。二、指出了这部书虽然表面上写的是大家族的故事,实际上却是在用春秋笔法隐写历史。三、读者不要被表面的故事情节所迷惑,对每一段情节都要细心领悟深藏的主旨。四、《红楼梦》虽然是一部没有结局的残书,但是只要把作者设置的所有伏线梳理出来,也能推测故事的结局,从而参悟出本书的思想内涵。

小说发生的年代,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过去的金陵,如今的南京,车水马龙,繁华喧嚣。《红楼梦》似一叶扁舟,载着那“水中月镜中花”的神秘过往,悠悠漂至今天,向茫茫众生,乍现那一片璀璨珠玑。

《红楼梦》里一句经典损人名言,用现代白话文翻译后很是刺鼻辣眼。《红楼梦》原作者直接告诉某些人不能看此书,撵走文盲很简单。

作为进驻中国市场的境外高端酒店品牌,这是他们在中国的第一个项目。因此,他们请来了有着“鬼才设计师”之称的著名酒店设计师丁晓斌先生。丁晓斌先生建议酒店投资方,将旗下位于中国的酒店都以中国名著为主题。而这家新的酒店,恰恰位于南京的繁华之地。南京,古金陵,因着《红楼梦》变得神秘而具有传奇色彩。自从将酒店定义为《红楼梦》的主题,设计师仿佛开启了一卷古旧的书籍,异彩纷呈的过往,从那发黄的字里行间绽放开来。

《红楼梦》被推崇为中国四大名著之首,它也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原因是《红楼梦》的妙用很多。《红楼梦》里有一句星光灿烂的名句:诸公若嫌琐碎粗鄙呢,则快掷下此书,另觅好书去醒目。此句是反话大家都懂的,此句更是经典损人名言。此句用现代白话文翻译一下很是刺鼻辣眼,羞煞那些名不副实的大学教授!

“画形,不如写神。”以神写形,是中国绘画的精髓。创作《红楼梦》主题酒店,不拘束于中式设计元素,而是富于想象力和洞察力地,用小说的故事主线来布置功能动线。“水中月,镜中花”的唯美主题,通过后现代的设计形式和高科技的声、光、电技术,呈现出梦幻的艺术境界。

《石头记》成书过程是极其艰辛,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琐碎粗鄙”能是《石头记》吗?则快掷下此书,另觅好书去醒目。《石头记》作者这句话很是刺鼻辣眼,作者是想撵走一些不学无术的假文人!他们是看不懂《石头记》的。

鬼才设计师再一次用他的殿堂风格与浪漫主义色彩征服你的视觉。

此句用现代白话文翻译更直接明了,不知道北京天安门,不知道中国历史常识,说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一些人请走开,你们是文盲。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的《石头记》不让文盲看也是合情合理的,谁也不愿意把自己辛苦创作的作品给文盲看的,大家都懂的。

“石”

最近又有红学朋友咨询如何才能读懂《红楼梦》,回答简单。只要是中国人,不管是神童也好,还是社会名人也罢,都要从小学开始学起,小学课程必须先学查数,从一查到一百,知道一加一等于二。汉文学著作《红楼梦》里的100条历史常识就相当于从一查到一百,知道北京天安门就相当于知道一加一等于二

“却说那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十二丈,见方二十四丈大的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那娲皇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单单剩下一快弃用,弃在青埂峰下。”

诸公若嫌琐碎粗鄙呢,则快掷下此书,另觅好书去醒目。《红楼梦》原作者直接告诉某些人不能看此书,识别认字的文盲很简单,不知道北京天安门,不知道中国历史常识的人就是文盲。最可气又可乐的是还有一些不知道北京天安门,不知道中国历史常识的文盲竟然也写关于《红楼梦》的评论文章,谁会看文盲写的文章呢?除非是弱智。

“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诸公若嫌琐碎粗鄙呢,则快掷下此书,另觅好书去醒目。《红楼梦》里一句经典损人名言,用现代白话文翻译后很是刺鼻辣眼。古人名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看解密《红楼梦》的文章也很简单,先问问作者知不知道北京天安门,知不知道中国历史常识,是不是说曹雪芹是作者。

最令人惊艳的是一反常用的中式色调,设计师用靛蓝色为主色调,从精致豪华的细节之中,生出神秘的尊贵感。

红楼梦真神专栏《懒云斋初评石头记》以后发表的文章也要按《石头记》作者的名言执行,不知道北京天安门,不知道中国历史常识,说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一些人请走开。

“不还原小说,而是营造一个梦境。”确实,这个独属于《红楼梦》的梦境。从设计角度,让人产生情感的共鸣。

看过红楼梦真神专栏《懒云斋初评石头记》文章的读者都知道《红楼梦》书里的100条历史常识。历史常识是上过学的中国人都知道的基础知识,不需要推理和猜测,解读《石头记》的100条核心秘事就需要用到推理和猜测了。《石头记》人物原型解密和皇家100条核心秘事只送给红楼梦真神专栏《懒云斋初评石头记》专栏粉丝。

接待区高大的屏风,就像徐徐展开的帷幕,向我们开启厚重的宅门。

戚蓼生,生于1730年,卒于1792年,字念功,号晓堂、晓塘,乾隆三十四年(1769)中进士,官刑部主事,乾隆三十八年(1773)任户部主事。我们可以认为,他是在此期间读到的《石头记》,至于作序时间,则不可考。

图书馆,为接待区提供了一份私密的休息场所,可以小憩,可以用下午茶,可以读书。墙上巨型的超写实花旦画像,似水中月镜中花,那么的不真实,却又似乎从那繁华的过往之中,拈指浅唱。

观其序,可知他是知道《石头记》内容的第一个人,第二个人,蔡元培先生知道一点,其所谓的《石头记索隐》一书,在论证此书系“伪康熙朝政治书”时,所用方法实是考证,一个“伪”字表明他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再加之当时社会环境这个大背景,所见有失,情有可原,余者,皆在《石头记》门墙之外。对此,以前多有论述,暂不赘述。

这,是故事的开端,那块“无材可去补苍天”的石头,设计师在酒店入口位置,为它留了一片天地。抽象的框架结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用后现代的表现手法,幻化出一片混沌初开后的景象。

“绛树两歌,黄华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说明这个戚先生已知《石头记》的写作方法,《石头记》是一部有背面的书,道人送鉴时说,只可照其背面,而世人并不知道怎样才能看到其背面,一味地在书的正面挖掘,比方说,见曹雪芹三字,便认为其为作者,然后伪造其身世,以之推此书立意,所谓缸内酒不从缸内求,反倒问路人身上是否有酒,此“笑饼”够大,只果腹耳。

石头,并不是具象的,设计师运用雕塑的语言,解构组合了一个全新的视觉影像。

“夫敷华掞藻,立意遣词,无一落前人窠臼”,是说这种写作方法前无古人,可加一句,后无来者,“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评书人亦云此书有“春秋笔法”,到目前为止,未见有人真正指出哪一笔所含有“春秋”?真正的“春秋”,一字寓褒贬,在此可举一二例,黛玉入贾府,其舅未见,称其为舅,一也;其二则是“王夫人”,如果其为帝而若子婴称王,则贬之矣。史家曲笔,就如当代之喜为人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