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体制改革:电力交易中心运行面临的困难挑战_能谱网

全国电力交易中心组建基本完成

在刚刚结束的7月集中竞争交易中,209家市场主体共完成43.2亿千瓦时的交易电量。从2014年200多亿千瓦时到2015年400多亿千瓦时、2017年1000多亿千瓦时,今年交易电量预计达1500—1600亿千瓦时……广东电力市场交易规模逐年递增,电力体制改革也越来越深入。

在中发9号文的配套文件《关于电力交易机构组建和规范运行的实施意见》出台后,在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开始加快推进电力交易机构的组建工作。

“南方电网因改革而生,因改革而兴,因改革而强。”在这块自带“改革基因”的沃土之上,广东电力交易市场化的进程走得又快又稳,不仅在参与主体、交易规模等体量上走在全国前列,更是在六大交易机制建设等方面打造出一个“广东样本”。

2016年2月2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了北京、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组建方案。北京电力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国家电网公司全资子公司的形式完成组建,于2016年3月1日正式挂牌成立。

创新六大核心机制

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的定位是按照政府批准的章程和市场规则为电力市场交易提供服务,不以营利为目的,主要负责省间电力市场的建设和运营,负责落实国家计划、地方政府协议,开展市场化省间交易,逐步推进全国范围内的市场融合,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推动全国电力市场体系建设和能源资源大范围的优化配置;负责配合政府有关部门研究编制电力交易基本规则,提出电力市场和交易运营有关技术、业务和管理标准;未来条件具备时开展电力金融交易。

资源配置“指挥棒”作用凸显

2016年,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省间交易电量完成774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2%,其中:特高压交流电量33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6.5%;特高压直流电量147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6.0%。省间清洁能源交易电量完成362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8%,减少受电地区标煤燃烧11610万吨,分别减少二氧化硫和二氧化碳排放871万吨和28937万吨。2017年上半年,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省间市场交易电量累计完成377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3%。省间清洁能源交易电量完成166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0%,省间清洁能源交易占比超过40%。

空气化工产品有限公司是2013年第一批参与了广东的电力市场化交易大工业用户。该公司参与市场化交易后,由原来目录电价一度7毛多降到2017年的6分左右。“2017年,我们的用电量达1.7亿千瓦时,减少了700万至800万用电成本。”该公司亚洲区能源总监张献忠介绍。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是依托南方电网公司,按照股份制公司模式组建(南方电网公司持股比例66.7%,广东省粤电集团有限公司股比9.3%;贵州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他三省投资公司各占股6%),于2016年5月11日完成工商注册,主要负责落实国家西电东送战略,落实国家指令性计划、地方政府间框架协议,促进南方范围内的优化配置资源。

2017年初,广东电力交易中心成立后,市场配置资源的“指挥棒”作用逐渐凸显。在这一过程中,广东电力交易中心结合广东实际情况形成了一个中长期交易体系,创新建设了“价差传导+统一出清”“批发+零售”“省内+省外”“全电量+偏差考核”“计划+市场”“交易校核+安全校核”的广东样本。

2016年,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累计组织西电东送交易电量1952.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2%,较年度计划增送153.7亿千瓦时。针对云南弃水严重、贵州电煤供应紧张等问题,积极引入市场化手段,累计增送云南水电165亿千瓦时调减贵州火电59亿千瓦时,最大限度消纳两部富余水电,保障了贵州电力供应及合理存煤,有效发挥了省间余缺调剂和资源优化配置的平台作用,以市场化方式更大限度地促进省间余缺调剂和清沾能源消纳。2017年上半年,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完成西电东送电量801.7亿千瓦时,超过年度计划79亿千瓦时,有效落实了国家四电东送战略。

“价差传导+统一出清”是广东电力交易树立起来的第一个标杆,一方面实现市场化改革的平稳快速起步,另一方面已累计降低客户用电成本188.77亿元。

贵州电力交易中心的组建

国内的电力交易市场有着自身鲜明的特点。譬如国外电力交易的批发、零售市场是分开的,广东创新了“批发+零售”机制,结构清晰且有效联动。从一个完全的计划运作模式变为市场化运作模式,是一个逐步放开的过程,体制的改革不是一步到位的,如何协调好这一过程中计划与市场的关系?广东电力交易中心找到了“解耦运行机制”这把“金钥匙”,实现了计划和市场的共存。目前,西电占了广东用电量的1/3,利用省间通道,在更大范围内消纳西部清洁能源,是广东电力交易市场的最大特点。通过“省内+省外”机制,广东顺利实现了跨省区交易与省内交易的有效衔接。

Leave a Comment.